人心难渡

暗杀教室应援文+拉票

杀老师和渚已经在并肩作战了,不过看见枫落败是真的可惜。(接下来一篇文,献给杀老师和小渚,力保他们一起晋级!)


“渚同学”

被叫到名字的蓝发青年眸子中沉了沉,拢紧了怀中那本点名册。他缓慢而迟疑的转头。看见了他期待已久的景象。

   黄色的章鱼安安静静的站在他身后的不远处,没有发出那种黏糊糊的声音,但依旧戴着那有着月亮标志的领带和脸上像简笔画般的表情。

  杀老师举起一只触手,那是他要开口的前兆。可青年这次抢先了一步
  “本来,就是靠着业君和大家的努力才将我拼命推到了这,我觉得,自己已经举步维艰了。更何况之后,还会有更强大的对手…”
  青年说到这都没意识到自己的下唇在不住的颤动。


“可,看到老师的那一刻,就觉得…觉得一定一定一定能做到!”

   从不直接吐露心思的少年几乎用着哭腔表达了自己的想法后,扬起了一个几乎绚烂的笑容。

风扬起了他已经剪短的蓝发,相貌比红发友人稍逊色的男子,这一刻异常的夺人眼球。

在那样一番话语后,自己的老师貌似并不想发表什么看法。但将能观察人的状态作为优点的小个子青年此时觉得杀老师身边早已开满了小花。

杀老师看着这个能力已经成长到可以让人惊叹地步的青年,心底的欣慰与喜悦多的快要从身体里溢出来了
同时也在高兴着自己对于学生来说是可靠的存在这一点

他伸长了触手,近乎于抚摸似的在渚的头顶拍了两下。来自触手的触碰,是这位章鱼老师独特的鼓励方式

良久,黄色的章鱼不知从哪拿到一把当年为杀他而特制的匕首,将它置于渚的手中。
  
而后缓缓撤回触手,满是慈爱的看着眼前的学生
复又带着些许郑重的语气这样说到

“上路之人为启程之人,用尽全部生命,呐喊助威”

青年一时震愣,咬着下唇。复而握紧手中的微凉,贴近自己的胸口。像当年和老师告别那样

“以吾师为命,向未来启程!”

――end
 

由《达拉崩吧》改编

(万恶之源)原唱:洛天依,言和
[食用说明:请配合原曲一起食用]
很久很久以前
魔王突然出现
带来厄运带走了王子又消失不见
学院非常危险
世间谁最勇敢
一位少女赶来
大声喊
我要带上坚硬石块
翻过最高的山
闯进冰淇淋森林
把王子带回到面前
海豹十分高兴
忙问她的姓名
小女孩想了想
她说大叔我叫
真的不是平胸少女可爱东方爱
再说一次
真的不是平胸少女可爱东方爱
是不是
真的不是平胸少女可爱东方爱?
对对
真的不是平胸少女可爱东方爱
Break
――――――――――
平胸少女小爱
骑上最快的马
带着大家的希望从学院里出发
战胜蝙蝠来袭
获得女神圣衣
无数面膜见证她慢慢转型
偏远美丽村庄
打开所有宝箱
一路风霜伴随指引前方的水晶球
闯入一方地狱
王子和曼妙魔王
小爱举起石头
魔王说
我是端庄典雅杀人不眨眼的潘多拉
再来一次
端庄典雅杀人不眨眼的潘多拉
是不是
断妆癫鸭傻人不扎眼的潘多拉
不对
端庄典雅杀人不眨眼的潘多拉
于是
真的不是平胸少女可爱东方爱
砸向
端庄典雅杀人不眨眼的潘多拉
然后
端庄典雅杀人不眨眼的潘多拉
刺向
真的不是平胸少女可爱东方爱
最后
真的不是平胸少女可爱东方爱
她战胜了
端庄典雅杀人不眨眼的潘多拉
救出了
王子弗雷托尔赵公明等等众神
回到了
厚颜无耻道道儿臭老海豹学院
海豹听说
真的不是平胸少女可爱东方爱
她打败了
端庄典雅杀人不眨眼的潘多拉
就让
王子夫道道儿斯基赫菲斯托斯
娶了
真的不是平胸少女可爱东方爱
啦啦
平胸小爱 王子赫菲
幸福地像个童话
他们救下一个孩子
也在天天渐渐长大
为了避免以后麻烦
孩子称作诸神爱
他的全名十分难念
我不想说一遍
――――――
我不听,我不听
我生日我最大!*^o^*
完结

【日常】每天回家就看到爱娘在装死【下】

女孩这才悠悠醒来,眯着眼仿佛不满于被吵醒而咂巴了下嘴,待视线清晰后便看见了一双红瞳,随后也撇见了忙着打扫的黑色制服。

少女迷糊的揉着眼,“弗雷,该隐。你们回来啦~”

该隐看着怀里转醒的女孩心情十分微妙。他忍不住还是开口问了出来:“少爷……地上的血,是怎么回事?”

弗雷也停止了动作,来到小爱身边,他也想知道答案。女孩清醒了不少,转头看了眼还未完全擦净的血迹,又看着面前这俩表现的十分严肃的货。

咽了口口水,弱弱的说:“这只是个玩笑啦,本想你们发现后跳起来吓你们的,没想到,睡着了”

说到这,少女略带心虚的撇过头吐了下舌头。随后,难得一见黑白双煞不是因为与对方斗嘴而黑的脸。女孩低下头,不安的揉着阿奴比斯凑过来的头。

片刻,一双略暖的手掌落在自己发顶,来回抚摸。小爱抬起头,撞入那双深沉的琥珀色眼眸中,眼眸的主人带着无奈的笑低语:“小姐,这样的玩笑我和该隐会担心的。”

女孩盯着弗雷思索了会儿什么,然后将想法付之为行动。她伸长颈部去凑进弗雷,然后〔啾~〕的一声吻在了黑发少年的嘴角。然后走向不远处的该隐,示意他弯腰后做出了同样的动作。

再站到一旁轻声说了句对不起。然而两位管家已经很有默契的死机了。这件事就在黑白双煞红着脸给小爱布菜后不了了之了。

  (可,你要真觉得结束了,那就是你傻的可爱了)

在这之后的每天傍晚,弗雷和该隐回家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强·迫·围·观小爱的各种死法。

有时胸口插着杜尔迦的匕首,匕首的主人还在一旁配演着伤心欲绝;

要么就是头上插着伊邪哪美的飞镖,被拆穿后居然就插着飞镖出去逛街了。

有时就干脆抱着托尔的锁链瘫在地上,

要么就手拿电击枪,怀里赫菲的脑袋还在吐槽少女的逻辑有问题。

赵公明的金砖也会搬来,然后少女就钻进去表现出被闷死的状态

  这样的每天不重样的死法还在不断上演,女孩还乐此不疲。

而众神也并无一丝不耐烦。
要么在旁边当他们的吃瓜群众,要么,也兴致勃勃的参与其中。

不过最后落幕时还需两位管家清理现场。

当然,他们也有问过女孩这么做的原因,却都被扬着微笑的姑娘以一个浅浅的吻堵住了嘴。

虽然身为神明,但在感情上还一窍不通的男孩们个个都语无伦次,或当场昏倒而告终。

他们后来也想每天借此来获得个类似于封口费性质的吻,
但被黑白双煞一一拦了下来,并扔到天际做了颗流星。
――――――
脑洞是来自b站的《每天回狄府都看到狄大人在装死》
感谢阅读到这的小伙伴
最后祝大家暑假快乐
祝自己生日快乐
*^o^*完结撒花~

【日常】每天回家就看到爱娘在装死【上】

\^O^/因为马上要生日了,所以想给浪漫写一篇日常本来想生日当天放的但还是怕忘了
你们的点赞就是我的生日礼物噢~
――――――
弗雷和该隐最近表示不太懂女生,事情要从前几天说起。

  那天黄昏,两人一个刚买菜回来,一个刚教书回归。毕竟目的地都是与女孩同住的居室,便在路上碰到了,这两人一同处,自然免不了边走边斗嘴。

“该隐,我说了不要再买那么多冰淇淋。上次就是因为你惯着小姐吃了将近一盆,她才躺在床上一个星期都起不了身!”

  “不完美的弗雷,少爷那次是因为你把快到保质期的牛奶给她喝了,少爷才那样。不要想把责任推到我身上来!”
 

弗雷皱着眉,打开家门,正想再说些什么,却闻到一股浓烈的血腥味。该隐也迅速察觉到了。从门关开始延伸到客厅的点点血迹让管家们心生戒备,即刻召唤出武器。

轻声向客厅移动,随后,在发现血迹源头时,这一黑一白的心里顿时发出咯噔的声响。

在那最大片的血泊里,小巧的女孩安静的趴在中央,稍短的紫发垂落至地面,沾染上些许猩红。那俨然是他们最珍爱的孩子。

他们俩顷刻便扑了过去,该隐一把将少女抱入怀中,也不顾白袍被血色侵染,颤抖着双手拥紧了她。

弗雷握住少女微凉的手,使用强大的治愈之术琥珀色的眼底被火光点燃。

他在生气,他气自己为何如此疏忽,陷女孩于如此境地。“你千万不能有事”黑发少年在心里默念。

    可片刻,他眼里又多出了几分疑惑,他缓缓撤回输出的力量,略带放松的口气对该隐说:“小姐没有受伤,只是…睡着了。”

该隐听后绷紧的身体随之垮下了些。在治疗和查看病情方面,该隐还是相信弗雷判断的。“那这些血怎么回事?我没有感知到附近有陌生气息。”

弗雷摇头“就算你问我,我也……”话未完,一种金属物体与木制地板撞击的声音向他们这边靠近。弗雷该隐的视线锁定在不远处的转角。
   

不久,化为人形的阿奴比斯踱步而来。他冷眼看着眼前蹲着的这两人一脸狼狈的样子不免好笑。

“没有人袭击,也没有人受伤”

他弯腰,将女孩嘴角处粘着的发丝拂到耳后说“叫醒她吧,看她会不会告诉你们。”

说完又再度变回狼的形态,安静的趴在一旁。

黑白管家面面相觑,心中疑惑不断。白管家站起身来将少女竖着抱起,黑管家已经拿着工具清理地面了。该隐轻抚女孩后背,并一声声唤着少爷。
  ――――――未完